当前位置:首页 >政协工作 >文史资料

记著名书法家戴凌洲先生

发布时间:2013-07-08    发布者:学习和文史资料委员会    浏览次数:2623

记著名书法家戴凌洲先生
 
谢继元戴兆勋
戴麟洲,名寿,字佳仁。原名霖周,后改凌洲,号蒋溪散人,南陵县西连蒋塘戴村人。生于清光绪十年(1884年),卒于1953年,享年70岁。
戴凌洲先生自幼天资聪颖,深得父母的钟爱和老师、长辈的赞许。民国初年,科举制度废除,他考入了省高等学府——第五师范学校(校址在安庆),由于他学习刻苦,成绩优良,成为该校的高才生。毕业后被推荐到盱眙县任县长,并历任省府民政厅第一科长、秘书、代理厅长、灵璧县县长和省海关督办等职。抗日战争时期,回母校省立第五师范任校长。辞官回乡后又任南陵中学校长,南陵文选会主任。
妙笔生花 隆阜一绝
先生自幼好学,尤其酷爱书法,5岁起就练执笔法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要求愈益严谨,练字时身躯半直,臂上放一碗,盛满水,运笔时水不外溢。每次要练三五百字,才肯休息。因此,进步较快。戴先生临摹过颜鲁公和柳公权帖,后习魏碑龙门三十品。曾拜过近代经学大师兼书法家康有为为师,始得书法真谛。康有为曾书“隆阜一绝”(隆阜系戴姓发脉处)相赠,以资鼓励。在康有为先生的引导下,经过严格、正规的磨炼,其书法功力浑厚,字体刚柔兼备,略用飞白,乌骨藏筋,坚笔如铁,挥洒自如,大字苍劲雄浑,小字纤巧秀丽而不落俗套,自成一体,影响颇大,是当时安徽四大书法家之一。其时海内著名书法家谭延、于右任等人均有题词相赠,高度评价其书法艺术。不少地方的亲友、学生都有他的题词,他曾为安庆名胜——大观亭题有匾额,又为迎江寺大士阁等处题字,皆经石刻坚之。他所赠的字、词,人皆视为珍品收藏,但在十年动乱中,大部分收藏品已遭毁灭,保留甚少,实为惋惜。
廉洁奉公 不徇私情
戴凌洲先生为人正派、耿直、廉洁奉公,不徇私情。他在省民政厅任期内,有一年,家乡遭受水灾,一些亲友都跑到省城去找他谋差事,他考虑到这些人难以胜任公事,便规劝说:“给你们找点差事的权力是有的,但我不能随心所欲,否则,社会上要唾骂于我,请谅解……”在生活上对他们则热情接待,安排食宿,并设法给予川资,敦促早日还乡,以勤劳为本,生产自救,渡过天灾。
戴先生虽身居省府要职,二度担任县长,至告老还乡时,仍两袖清风。回到故乡九连,借居戴镜清家两间厢屋,面积不过30平方米,老夫妻俩仅靠20多亩薄田为生,生活较为简朴。
1947冬天,戴氏家族祠堂内办了一所小学,校长吴冠雄请戴先生在大门墙上写了“忠孝仁爱,信义和平”8个大字。每个字的面积约一平方米,因为没有这样大的笔,戴先生就用棉花醮墨水写成,由于他的基本功坚实,字仍然写得非常好,师生们赞不绝口。平时乡亲们请他写字的较多,他家有一只老式大橱,堆满宣纸,都是人们送去请他写字的,当时他已年逾花甲,押笔时仍一丝不苟,冬天为人题字,竟脱掉棉衣,摆开架势,雄风不减当年。
才华横溢 诗词惠人
戴先生不仅擅长书法,而且精于古体诗词,还乡后,经常与张和声、汪炳生、戴兆金相互和诗,晚年曾作《听翁诗集》、《四游客文集》,可惜未及刊行,人就谢世了。戴先生对家乡的目连戏很感兴趣,他将戴兆麟的一套目连戏本子拿去,认真审阅,修正补充,使剧本更加完善,受到人们的好评。
先生曾为友人徐培英创作了一副中堂和三副对联,中堂文曰:
拾级蹬砖不知劳,空羡岩庵结构单。
归路忽从天际降,回头始觉何来高。
雾气连山得晓生,半含风雨半含风。
竹舆暂借岩头歇,傍依茅亭听水声。
解放前夕,他还为九连乡观音庵作了两副对联,大门联是:
大千世界;不二法门。
大殿正柱楹联是:
极乐园,佛法无边,为使普度众生,同登彼岸;
恒沙河,言非吾素,要请十方人士,稳坐船头。
此庵坐落在新建船头村,联意不仅切题,还将庵址写入其中。确非俗笔所成。
戴先生曾赠送他的学生张友生(九连乡小学教师)诗两
首。以资勉励,其中《秋感》一诗云:
夫云顶上望扶桑,战舰连云去往忙。
属国狰狞称霸主,为戎辜叹有辽阳。
黄龙三越三厢暗,铜驼铁马夕阳伤。
修竹依然人事易,劫余犹向庙前芳。
尊师楷模 爱憎分明
戴先生的启蒙老师戴福先生,不幸中年病逝,丢下幼儿寡母,家境清贫,治丧无着,他闻讯后立即回家替老师操办丧事,后来在外地为官,每次回乡省亲,必登门拜访师母,对她生活关怀备至,竭力襄助。
抗日战争爆发,祖国频遭日寇践踏,南陵沦陷后,戴先生对日伪汉奸更深恶痛绝。汉奸张昌德冒充文雅,几次派人登门求字墨,都遭到戴的严词拒绝。张仍不死心,后以武力相威胁,戴先生在乡亲们的掩护下,采取回避、搪塞的办法,决不予书写。有一次日伪县长徐羊我(戴先生的学生),亲自上门拜访索求,戴不仅拒绝写书法,而且还把徐羊我讥讽一通。徐狼狈不堪,带随员灰溜溜地走了。当时在场的群众纷纷拥上前去关切地问:“戴先生,他们人多势力大,又带武器,你老人家一点都不怕吗?”他泰然自若地说:“我身居乱世,祖国山河既遭破碎,我何惜区区一身,为正义而死,也死得其所!”大家对其坚贞的爱国行为无不感慨称颂。戴先生对充当汉奸的学生,痛心疾首。事后,他自言自语地说:“我竟教出了这样一个‘了不起’的学生——民族的败类,哀哉!”
戴先生尽管生活清苦,从不去做对不起祖国和人民的事,他参加一些力所能及的劳动。为乡亲好友题词写字,也不接受馈赠的礼品。他每天起得很早,舞剑练身,然后打扫室内外卫生。乡亲们问他:“老先生,你还扫地呀!”他说:“黎明即起,洒扫庭院是古训,也是长寿之道。”他喜爱素食,常说:“素食健胃保平安。”戴先生还懂得一些看坟地风水的知识,有时也替人家看看地相。他的埋骨之处——高坝戴村,就是他生前看的墓地。
戴先生爱护乡亲,同情革命,他在南陵德高望重,并乐于助人。有一次新四军游击队员戴恒八、戴光彩被日伪军抓去,他不顾个人安危,尽力具保,因戴恒八很快被杀害,只将戴光彩保释出来。
旧社会出生的戴凌洲先生,其求学、为人、处事之正道,将长久留在乡亲们心间。
 
【关闭页面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