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政协工作 >文史资料

戴戟将军二三事

发布时间:2013-07-08    发布者:学习和文史资料委员会    浏览次数:4089

戴戟将军二三事
 
 
姚残石
1938年春至1940年4月,戴戟将军任皖南行署主任,兼任皖南政军干训班班主任,当时我在干训班任教官。皖南行署管22个县,有部分县区沦陷,日寇对交通的封锁,造成全区食盐紧张。为解决这一问题,行署设立了皖南食盐调剂处,并于郎溪县梅渚镇设置了郎溪县食盐统制运销处,戴将军委派我到该处任委员。我先后在皖南行署工作两年多,戴将军平易近人,爱护部属,勤政爱民,团结抗日,无私无畏的精神受人尊敬。我目睹耳闻的几件事,虽事隔多年,但至今记忆犹新,今执笔成文,以此对将军敬表缅怀之情。
在将军家里作客
1939年8月,我从皖南政军干训班的所在地泾县至屯溪,到皖南行署向戴戟将军述职。当我汇报到按照将军团结抗日的指示,与新四军派到干训班工作的科长谢忠良在一起共同工作,配合得很好,任务得以顺利完成时,戴将军笑道:“不但你在干训班的情况我了解,你在更生难民团寄来前方敌我情况和建议的信我都阅过。现在有个地方要你去。梅渚食盐运销处赵委员辞职,去了宣城新河庄,你可以直接到新河庄和他办交接。”他说过话以后双眼炯炯地盯着我,等我表态。将军的信任,使我惊喜交集,怕挑不动这副重担,有负他的深望,我诚恳地说:“主任是否再考虑一下。”“考虑什么,你到郭科长那里去拿委令吧!”他斩钉截铁地说着。接着又对我叮咛道:“要记住,这是抗日工作啊,12点到我家,再细谈。”没等我开口,他就动身走了。
我遵约按时到戴将军家里,午饭虽很简单,却是戴夫人亲手做的,端菜盛饭的是将军读中学的爱女肇庆。席间,戴将军向我谈了当时皖南的抗日形势和搞好食盐运销的重要性,接着他又语重心长地叮嘱我道:“梅渚是日本人时刻都想拔掉的眼中钉。别看梅渚地方小,在军事、政治、经济和交通运输方面,却居重要位置,是敌我必争之地。”紧接着向我详细地介绍了梅渚周围的情况说:“梅渚东边五里的殷家桥属江苏省,挺进军总司令冷欣就驻在那里,关系要搞好;再往东不远就是敌占区,盐船来往要经过那里;梅渚河往西30里是东夏,是入南漪湖的口子。浩瀚方圆100多里的南漪湖,是盐船通往大后方的必经之路。敌人侵占着湖边的宣城,南漪湖区域成为敌伪匪交错盘踞之地,关系错综复杂,你去一定要掌握情况,处理好复杂关系,搞好工作。你知道,省府远在立煌,对行署的支援,远水难救近火。我们行署要勒紧裤带过日子。老弟,你们年青人,别怕挑重担。”
我在戴将军家第一次作客,真是“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。”将军对我殷切的期望,谆谆的教导,使我在梅渚一年半的工作中,注意处理好各种关系,工作没出差错。
我就是新四军
梅渚是皖南紧邻江苏的门户,交通要道,抗日前沿阵地。当时除了食盐统制运销外,还有一个进出口货物检查处,隶属于安徽省财政厅,也是皖南行署设在梅渚的机构之一。检查处处长石云阶是省财政厅厅长章乃器直接派任的。石云阶是共产党员,其爱人侯蔚文在泾县云岭新四军军部工作。检查处挂着安徽省进出口货物检查处牌子,暗地掩护新四军工作人员开展抗日活动,实际上检查处是新四军在梅渚的交通站,也是接待站。
日子一久,难免露出蛛丝马迹,被国民党郎溪县县长邱光远侦得。邱光远派兵到检查处侦捕共产党员,除了一个初出茅庐、没有经验的陈杉被捕之外,对石云阶的情况,一无所获,只得黯然收兵。但邱光远并不死心,他密向第三战区司令部报告。三战区司令部特派高参陈淡如到梅渚查办,这一来把行署也卷了进去。但由于各方面的掩护,陈淡如查的结果,以事出有因,查无实据,不了了之。
一次,我到行署述职,向戴将军汇报食盐运销处的工作情况,戴将军神情严肃地问道:“那个石云阶究竟是不是新四军?”从将军的口气中,我知其中定有文章。在这当儿,我毅然回道:“我俩天天在一起。”将军听后默然,再没有向下询问。
不久,石云阶从屯溪回梅渚,告诉我陈淡如回屯溪后对戴将军搞过一次“逼宫”的情况。陈淡如在梅渚查无结果,企图对戴将军施加压力,打个突破口。一天陈到戴家吃饭,
他倚仗是顾祝同的红人,席间,当着众人的面,乘着酒意,肆无忌惮地冲着戴戟道:“石云阶那个组织,很可能与云岭有关,不搞个水落石出,这包庇新四军的责任谁承担?检查处是行署直接管辖的,这……”
戴将军一看陈淡如盛气凌人的态度,想到他们专搞党派倾轧,破坏团结抗日的行径,怒火中烧,豁地从座位上站起来,冲着陈淡如道:“什么包庇不包庇,你去报告顾长官,我就是新四军。”当场一炮,打得陈淡如张口结舌,酒席不欢而散,陈淡如碰了一鼻子灰,灰溜溜地走了。
“我就是新四军”,在节骨眼上,关系到个人利害的时刻,出于一个国民党将军之口,充分表现了戴将军对新四军的支持,对爱国青年的爱护,对破坏抗日、破坏团结的民族败类的憎恨。
凛然正气斥晓东
戴将军家在旌德县北乡十八都大理村。早年就与李宗仁、白崇禧、蒋光鼐、蔡廷锴等人意气相投,反对蒋介石“攘外必先安内”的政策。在广西一带打游击,直到成立第四集
团军,他一贯为求祖国独立而奋斗。
一·二八抗战中戴将军时任淞沪警备司令,他奋勇杀敌、浴血前线,振奋了中华热血男儿奋起抗敌、保家卫国的决心,戴将军的英名,也因之播于全国。
七七卢沟桥事变以后,日军侵占南京,皖南成了抗日前沿阵地,将军返回桑梓,出任皖南行署主任。
戴将军主持皖南的消息,传到旌德大理村,喜坏了戴姓人中的一个败类戴晓东,他纠集了戴姓几个臭味相投的人,备了一份重礼,赶到屯溪去认本家。
戴晓东等人找到戴将军家,一见房子不大,门口又没有卫兵,不像长官府邸。但他谋官心切,面对这犹如平民住的房屋,也不了解将军严于律己的思想作风。戴晓东等进了戴家,正遇将军在家。戴晓东等自报家门后,奉上礼品,接着把早已准备好的溢美之词,和盘托出,戴晓东满以为重礼和阿谀,会赢得将军欢心,念及宗亲,赏个官儿,大则县长,小则区长也差不多。
戴将军见了这几个不速之客,认为本乡本地的人来看看,也是人之常情,及见了重礼,听了戴晓东的谄媚之词,明白了来人的心意,一种厌恶之情,油然而生。他不由竖起
剑眉,一变他那平易近人的神态,严肃而语重心长地道:“晓东,你们的来意我已清楚,我是大理村戴家的子孙,当了行署主任也不能不姓戴、不认宗亲,要是祠堂里的祖宗享板坏了,大门门楣塌了,祠堂的山墙坍了,或者别的什么修理要用钱,该我出多少就出多少,人不能丢宗忘祖嘛。至于你们要找点差事干干,这并不是什么难事。”戴将军说着目光射着戴晓东停了停,戴晓东连忙站起,哈腰躬背地说:“全靠将军栽培。”戴将军提高嗓音接着道:“现在国难当头,前方战士浴血牺牲,和敌人拼搏,后方摊费送,人民艰苦万难,要找一批忠心耿耿,为国为民,有真实才干的人,为国家赴汤蹈火,我正求之不得。在这非常时期,要我不顾国家民族利益,结党营私,非亲不用,使滥竽充数,祸害人民。比如吧,晓东,放你一个县长,放那位一个区长,去浑水摸鱼,那会把民族存亡置于何地,我这张脸皮放在何处?”
戴将军义正词严的话,像一盆滚开水,给戴晓东几人当场泼下,他们的脸红一阵、白一阵哼声不得,几个人顿时像霜打的白菜蔫了,拾起带来的礼品,灰溜溜地走了。直到后
来安徽省主席廖磊亡故,李品仙接任省主席,桂系军人黄绍
波弟弟黄绍耿当上了皖南行署主任,戴晓东重振旗鼓,拼命巴结,坐上了旌德县参议会议长宝座,干了不少坏事,解放后终究没有逃脱人民对他的惩处。
 
【关闭页面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