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政协工作 >文史资料

三山保卫战

发布时间:2014-11-10    发布者:学习和文史资料委员会    浏览次数:1660

 1937年“七七”芦沟桥事变,这一年的农历117芜湖陷落。日军侵占芜湖后,三山就成为他们攻击的主要目标之一。

三山集镇,地处繁昌县城东北40华里,芜(湖)青(阳)公路穿街而过,是芜湖通往繁昌的门户。抗战开始后,由于防守的需要,镇东北的路段已彻底破坏,南有三华山、磨脐山,西有双龙口山脉,北有三山夹江、官矶山等为屏障,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。芜湖至三山一线,原由国民党王凌云部驻守,芜湖沦陷后,该部撤走,三山空虚,居民纷纷外逃。接着国民党川军独立13旅孟承仁团1营来三山接防。营长李士达,云南人。该营在川军中装备较好,3个步兵连,每连配备轻机枪34挺,1个重机枪连,配马克辛重机枪4挺,另外还有1个通讯排,全营兵员约500人。这个营驻三山期间,在各个山头及圩埂上,都构筑了机枪阵地、单人掩体和交通壕,日军虽不时派遣少数骑兵由港沿芜青公路来骚扰,均未得逞。

李士达营在三山驻军春节被调走,由川军147448812营防守。营长李昭,四川人。这个营武器、装备都很差。约有三分之一的士兵没有枪,用的仅是大刀。正月里的天气,穿的还是单裤、麻草鞋,但士气很高,一有空闲就搓制绳索,说准备捉鬼子、捆鬼子用。

这一期间,驻芜日军每天派兵舰沿长江而上,向三山、保定方向作试探性的航行,有时进行炮击,经常派飞机到三山、三华山一带侦察。1938农历正月24(即阳历223)两架日军侦察机在三山盘旋多时,飞的高度只略高于街道民房的屋脊。25日下午,日军3艘兵舰停泊在螃蟹矶外的江面上。以往敌兵舰虽经常来大、小洲附近游弋,向三山附近的几座山头上开炮轰击,但都打了就走。可这一天3艘兵舰停泊不动,有登陆迹象。开始,以密集的排炮轰击官矶山、老山守军阵地。另有好几艘军用汽油划子(日军汽艇),隐藏在保定头棚江心鲤鱼洲的芦苇边上。天黑后,日军兵舰上探照灯照射得三山及老山一片雪亮。这天晚上由芜湖的汉奸任凤山带领日军100多人,由头棚登陆。川军前哨阵地设在营防嘴和龙王庙,头棚仅一个班守军,后来又集中到营房嘴,这时头棚无守军。日军登岸后,杀了未及逃走的开鸦片馆的吴老三和烟客老黄后,在汉奸任凤山的引导下,来到离龙王庙约三里路的套口村一座无人居住的破土墙屋里埋伏。任凤山又带领另一部分日军绕到小水影,向三山进发。还有一路日军由螃蟹矶登岸。拂晓前,三路日军(均属岩松师团)约千余人,同时向三山川军发起攻击。

战斗打响后,川军英勇抵抗反击,从正月26日凌晨直到27日中午,激战两日一夜,双方伤亡很大。

营防嘴守军,得到日寇登陆消息以后,派出一排士兵跑步迎敌。但因江洲开阔地带,毫无隐蔽,遭到埋伏在头棚附近树丛中的日军伏击,经过顽强的拼杀,全部壮烈阵亡。龙王庙倪寿发等户人家驻守了一排川军,听到套口方向枪声密集,立即进入阵地,凭借简易工事,英勇抵抗。排长(姓名不详)守着1挺机枪、1支步枪杀敌很多,直把子弹打完,才被日军击中,靠在解志深家柴堆上流尽了最后一滴血(后来人们看见他的身边遗有约一稻箩子弹壳)。在前沿指挥的某连长也被炮弹飞片击中,献出了宝贵的生命。拼杀的结果驻守龙王庙的1个排川军全部阵亡。

与龙王庙一河之隔的关门洲(即现在的天成圩)守军也同时遭到在小水影的日军袭击。小水影与关门洲隔着一道小河,敌人无法前进,后用充气的帆布船从河的下游突击抢渡,突破缺口后,由野地里迂回,包抄了川军的退路。经过激战,一连守军阵亡过半,最后只剩下20多人冲出包围,路上遇到逃难的百姓,都挥泪说:“老乡,对你们不起,你们快跑吧,我们守不住了!”这一仗龙王庙与关门洲日寇也被打死100多人。日军将其尸体一起堆在纪昌晋、胡玉山、何连成等几户的屋里,放火烧屋化尸,连没有死的受伤日军也一起烧掉。

继龙王庙、关门洲失守后,川军在李昭营长指挥下,退守下街油坊桥、官矶山,踞高扼守,凭壕还击,阻住敌人前进。这时敌机4架飞机飞来助战,轮番轰炸、扫射。扼守下街油坊桥的重机枪阵地,被敌机炸毁。官矶山川军杨连长被飞机扫射,中弹身亡。排长何云龙义愤填膺,率队与侵入阵地之敌,展开白刃战,把敌人赶下山去。终因寡不敌众,敌人乃进入下街、新街、鸡窝街,上午10时左右三山陷入敌手。但川军仍坚守三华山、老山、磨脐山等山头阵地。

日军虽占领三山,由于死伤惨重,迁怒百姓,到处杀人放火。于26日在保定乡从头棚烧起,一直烧到营防嘴,沿江10多里江埂上的民房成了一片火海,全部被日寇烧光。日寇在龙王庙烧了叶自安、解志深家的房子,在套口也烧了许多房屋。日军攻磨脐山,遭到川军还击,当天没有攻下,便在赵家村一带沿途放火后折回三山。攻占三山的日军见人就杀,姚士朋、洪祝尧的哥哥、吴小三等均被杀害,船形地的王学伦家的3个儿子和王小三等也被日军杀死。

26日下午,川军增援5个连的兵力,于晚上8时发起反攻,二营李昭部在三华山、磨脐山阵地配合,当夜收复三山。据汉奸任凤山后来透露:日军仓皇退出三山,由于夜晚不辩方向,不知向何处逃跑。因上午进攻时是东风,顺风走的,晚上风向未变,所以日军迎风撤退,这才没有弄错方向。日军撤到江边,得到兵舰炮火的支援,才稳住脚。

26日夜,川军收复三山后,据89岁老人汤代荣回忆说:我家逃难躲在神子山,当晚川军看见我说:“老乡,我们收复了三山,你回家去吧!”难民听了,无不高兴异常。

27日拂晓,日军援军又在螃蟹矶登陆,由正面再次进攻三山,由于川军奋勇抵抗,未能攻入。另一路由芜湖麻蒲圩,越港河,经四陡门绕道河稍刘、任村堡、松园、赵村、船形地,包抄老山、三华山,企图切断三山守军退路,迫使三山再次失陷。在三华山、老山、马腰等地都展开了激烈的战斗。李昭营长在三华山前沿指挥,凭籍工事,奋勇还击,打退日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。敌人久攻不下,死伤惨重。据70岁的姚士锦老人回忆说:“正月26我全家空手逃难到烟墩陶,27日想回家看看,取点东西,走到月子桥(距老山约三华里),见老山战斗打得非常激烈,枪声象煮粥,飞机又扫射轰炸,我亲眼看到老山上肉搏战的刀光闪闪,虽隔几里路,也听得见杀声震天……”,老山保卫战川军打得英勇顽强。

由于日军迂回包抄,三山再度失守,敌人已切断老山守军退路,且川军伤亡过多,李昭营长乃率剩下的士兵由三华山、马腰、香云寺,肉博突围,经孙家滩、南焦湾向矶头山撤退。敌机尾追投弹扫射,士兵和逃难的群众,伤亡甚多。这时驻横山的川军独立13旅孟承仁团1营李士达营长率部由横山出击乌山敌军,掩护李昭残部撤退转移。三山战斗于1938年正月27日中午结束。李昭转移到孙村时,清点所部,除6连守双龙口未和日军接触,无伤亡外,45连和重机枪连伤亡很多。计阵亡官兵180余名。(一说到孙村后,官兵只剩180人。)李昭营长在三山英勇抗敌,后被提升为团长。

三山保卫战,日军也付出了倍于川军的代价,伤亡更为惨重,虽无精确的数字,但从当年目击者的回忆材料中可以看出,被歼灭的日军有数百人。老山战斗结束后,三山维持会一个姓肖的曾告诉人说:日军伤亡数字搞不清,只老山一处,就挑下山4担伤亡鬼子的皮鞋,可见死亡之多。关门洲被歼的日军,堆在48间屋子内,放火烧尸,最少达百具。三山战斗中,被歼日军尸体装了7汽艇和1舢板(大帆船)运到芜湖,汉奸任凤山后来告诉人说:运到芜湖的日军尸体,5个码成1垛,1垛连着1垛,计长72步。由此推算,可达400具之多。(原载《繁昌文史资料》 三山区地方志办公室于桂和整理)

【关闭页面】